翻页   夜间
萌妻小说网 > 偷心计划:猎宠贴身秘书 > 第13章 要钱没有,要命不给!(大结局)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qshu.com
    

    最快更新偷心计划:猎宠贴身秘书最新章节!

    中午放学,冷月儿手里紧紧的攥着唯一的一张小额钞票,生怕这薄薄的票子会被大风吹跑了,毕竟这张钞票可直接决定了今天中午她是否有面包可以吃。

    这几天,冷月儿心情显然相当不错,仅仅只是退了马术社,断绝了和席沐儒与杰西卡中之间的关系,就得到了一张够白雪吃几年的瑞士本票,为了保险,冷月儿当天下午连课都直接翘了,跑到银行里将这笔钱转进了自己的账号里,就怕唐韵会突然反悔,那自己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不过席沐儒也真的算是她的送财童子,两人仅仅认识了一个月,由席沐儒间接带给她的收入就已经够她给白雪添置不少好的食材了。当然,这里面有很大一笔钱是因为背叛马术社的来的啦,不过这也不能怪自己是不?毕竟人家的发小都开口了,自己离开也是理所当然,而那个钱是唐韵自己给的,自己绝对没有强要哦。反正别人愿意给,自己收着就是。

    还是那句老话,不要白不要嘛。

    依旧是哼着那首不成调的小曲,冷月儿乐呵呵的朝餐厅旁的面包店走去,说来还要感谢唐韵,因为她的无私帮助,冷月儿这段时间又奢侈的吃起了菠萝包。反正白雪的饲料钱有着落了,自己从里面抠除一点来小小的奢侈一把也不错。

    “嗨,卖友求荣的丫头,最近过得不错嘛?”从面包店出来。冷月儿的手里拿着一个菠萝包和一瓶小小的甜牛奶,那甜牛奶还是她纠结了很久,最后狠下心来才买下来的,就当是给自己打牙祭了。

    “杰西卡!怎么你在这里?”被人突然从背后搭肩,冷月儿也是心里一惊,手一滑,那玻璃瓶装的甜牛奶就这么落在了地上,啪的一声,碎了一地。

    “啊!我的牛奶,你知不知道这个很贵的!”手中的甜牛奶落地报废,冷月儿惊呼一声,心痛的差点没有哭出来。自己偶尔奢侈一次买瓶牛奶,居然就这么没有了

    “哟,从唐大小姐那里赚了一笔,现在日子过得挺滋润的嘛。”对于冷月儿的牛奶报废了,杰西卡倒是并不在意,一瓶牛奶而已,也就只有冷月儿这个守财奴才会心痛的跟死了爹娘一样。

    “不管你要陪我牛奶!”冷月儿这下发飙了,怒气冲冲的盯着杰西卡,估计也只有在冷月儿的眼里,杰西卡这样的大帅哥地位还比不上一瓶甜牛奶的价值。

    毕竟杰西卡只能拿来看,而甜牛奶却是可以拿来果腹。

    “等下赔你,老大在餐厅等你了,三天前的事情我想你也该给我们一个交待了。”直接无视冷月儿那杀人般的目光,杰西卡淡淡的说道。

    “席沐儒找我?”冷月儿心里一惊,难道自己三天前的事情暴露了?

    “你说的废话,难道我老大还有别人?”杰西卡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冷月儿。不由分说,拉着冷月儿就往餐厅的方向走去。

    “老大,我把冷月儿绑来了。”打开餐厅顶楼的一个包间,杰西卡总算是松了口气,虽然历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但总算是把冷月儿给绑架过来了,中间冷月儿找各种借口逃跑的情况不下十次,饶是杰西卡这个大男人,也有点精疲力竭。

    “席沐儒,我告诉你哦,要钱没有,要命不给,哼随便你怎么样了!”

    从杰西卡那里,冷月儿也知道自己卖友求荣的事情暴露了,但那瑞士银行的本票已经换成了自己账户里的一串串数字。要自己吐出来,还不如要了她冷月儿的命比较实在。

    “行了,我没有说要你把唐韵的钱吐出来,反正是她愿意给你的,你留着就好。”席沐儒微微一笑,一副轻松愉悦的样子。

    “是你说哦!”席沐儒说不用自己把那笔钱吐出来,冷月儿也是松了口气,看向席沐儒的眼里也少了一分防备。

    “冷月儿你真的没救了,死要钱!”看到冷月儿因为席沐儒说不用还钱,明显没有了刚刚来餐厅时的挣扎,杰西卡没好气的白了冷月儿一眼,心里暗暗懊恼,自己怎么就跟这样一个丫头成了朋友。

    “哼,你欠我的甜牛奶还没还呢,一天一瓶当利息!”冷月儿对杰西卡也同样没有好脸色,自己甜牛奶的仇,她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闹了,现在我们来谈一谈三天前你放我们两人鸽子的事情。”从冷月儿狡黠的眼神里,席沐儒明显看出来这丫头是故意在拖延时间,杰西卡会上当,可不代表他席沐儒会上当,见两人闹得差不多了,席沐儒这才缓缓的开了口。

    “就是,等老大来发落你。”席沐儒的话让杰西卡马上也反映了过来,小妮子不就是想拖延时间嘛,可不能让他如意了。

    “都先坐下,冷月儿,我想你应该欠我们两人一个解释。”席沐儒十指相扣,一副拷问的神色,直勾勾的盯着冷月儿。

    “这个,唐韵大小姐毕竟是老大你未来的另一半,人家都开口让我不要再纠缠老大你了,所以”

    冷月儿被席沐儒那直勾勾的眼神盯得冷汗直冒,眼神闪烁的寻找着托词,甚至不惜直接将唐韵与席沐儒之间的关系夸张话,如果不是怕未婚妻两个字刺激到席沐儒,估计冷月儿会毫不犹豫的将那三个字用上。

    “所以你就乖乖的听唐韵的话,收了唐韵的钱,退出马术社,然后放我们和杰西卡的鸽子是吗”席沐儒饶有兴味的说道,看得一旁的杰西卡都是心惊胆颤,心里暗叫不好,老大这下好像要发飙了。

    “是她自己主动提出要给我钱的,不要浪费了嘛,反正她又不缺这几个钱”冷月儿的声音越来越弱。到最忌几乎就只有她自己能够听到了。

    “呵呵,那还委屈你了?”席沐儒眼神一冷,嘴角的笑意却是很浓。

    “不委屈,不委屈,为唐大小姐分忧解困是小的应尽的职责,唐大小姐那么多钱没地方花,小的真的不介意帮她花一点。”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冷月儿一脸谄媚。

    “那我现在的钱也找不到地方花,你有没有兴趣也帮我花掉一些?”席沐儒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这女人,居然还有理了,比人的钱找不到地方花关你什么事,卖友求荣就卖友求荣,居然还说的那么大义凌然。

    “好啊好啊~”冷月儿条件反射性的说完,见席沐儒的脸色有点铁青,赶忙改口道“其实,老大啊,你的钱多可以多捐点给福利机构的,小的现在暂时不缺钱,就不花老大您的钱了。”

    “老大,跟这个丫头扯这么多干什么,直接大刑伺候。”一旁默不作声在那里看好戏的杰西卡看出来冷月儿又是在那里插科打诨企图蒙混过关,直接提醒了席沐儒一句。

    “我不过收了点小钱而已,杰西卡老大,不至于上刑吧。”听到要大刑伺候,冷月儿可紧张了,难关今天他们两人要在包厢里吃饭,原来就是要拷问自己啊。而且自己居然乖乖的跟了进来,这下如果真的被这两人动刑,这可就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收钱事小,背叛事大。”杰西卡强忍住笑意,在一旁煽风点火。虽然已经在那段录像里看到了冷月儿那没骨气的样子,不过真的亲眼所见,还是忍不住叹服,这丫头骨气到底都去那里了?

    “我错了还不行吗!”杰西卡蠢蠢欲动的样子,让冷月儿真的以为两人要对自己动私刑,冷月儿果断的用上了自己的生存法则,识时务者为俊杰,先道歉再说。

    “终于知道道歉了?”纠缠了那么久,总算换来了一句道歉的话,席沐儒心里对冷月儿的怒火一下子消失了许多。这丫头虽然没骨气了一点,但还是知道做错事了要主动认错不是么。

    “恩,我已经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老大对不起。”冷月儿无比诚恳的说道,反正道歉又不花钱,道歉就道歉了。

    “好吧,那你离开马术社这件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以后每周一个下午的学员技术教导增加至两个下午。午餐还是照包,不过以后都在包间里见面吧。”冷月儿已经道歉,席沐儒也就不为难她了,在他看来,冷月儿虽然没骨气了一点,虽然容易叛变了一点,但行为举止还是很合他心意不是么?

    再说经过这一个月的相处,席沐儒也从冷月儿身上发现了许多别人没有的优点,这一点爱财如命的小毛病也就直接可以忽略不计了。

    “这个,可能不行啊,虽然我很想回马术社,可是我已经答应了唐韵大小姐以后跟你撇清关系。”

    听到席沐儒说要自己回马术社,冷月儿这下可有点为难了,毕竟自己已经收了唐韵的钱,再做出这么没有诚信的事情,也有点说不过去。

    “我可以理解成潜台词是你是因为收了唐韵的钱,所以不愿意回马术社吗?”听到冷月儿这么一说,席沐儒的眼神再次变得凌厉了起来。

    “当然不是这样,我只是觉得不守信誉不好”心里最真实的想法被席沐儒看穿了,冷月儿心里也是有点尴尬,不过还是强作镇定的辩解。

    “那你要守信誉是吗?那就把唐韵的钱还给她,然后回马术社。”席沐儒凝视着冷月儿,认真的说道。

    “没有第二个选择吗?”要冷月儿将吞进肚子里的钱再吐出来,还不如直接要了她的命来得实在。

    “那你觉得还有什么解决办法吗?”席沐儒冷着脸问道。

    “额”冷月儿一时语塞,矛盾了看了席沐儒一眼,最后似乎下了很大的绝心,有了前面的挣扎,冷月儿的脸上再次挂上的谄媚的笑意,笑眯眯的说道。

    “老大啊,那个唐大小姐应该不会为了这么点小钱为难我的,而且我只是答应了她不来找你们,现在是你们找我,所以也就不关我的事对吧。”冷月儿此时已经完全将跟唐韵的约定望道了九霄云外,反正她只说不准自己去找席沐儒,又说不准席沐儒找自己,也没有违约不是?

    “你要这么理解也是可以的,呵呵,那下午就回马术社将前天欠下的那节指导课补上吧。”席沐儒笑着道,早就知道冷月儿会没骨气到直接将与自己利益无关的事情统统当做不知道,倒也不再为难她。

    反正钱是唐韵给她的,约定是她跟唐韵两人定下的,跟自己这边没有关系,毕竟冷月儿加入马术社的时候已经签了合同,必须他跟杰西卡同意,冷月儿才能推出马术社,他们两人的私下约定自然不能算数,就只能说唐韵这个亏是吃定了。

    “那老大,如果没事的话我先走了哦。”见席沐儒的脸色明显好转,冷月儿也是松了口气,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是见到自己那个哥哥都能够嘻嘻哈哈的,可一旦面对席沐儒,就总有种害怕的感觉。

    “你不急着走,杰西卡,你先出去一下,我有话跟冷月儿说。”公事办完了,私事还没处理呢,席沐儒给了杰西卡一个眼神,示意他先离开。这下屋子里也就只留下了自己和冷月儿两天。

    “老大,不知道你还有什么指示?”冷月儿盯着席沐儒那张分外好看的脸,小心翼翼的问道,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两天你放我鸽子也放开心了吧,中午吃饭还吃得开心吗?”席沐儒将鼻梁上的眼睛摘下露出了他那双分外妖媚好看的桃花眼,直勾勾的盯着冷月儿捞起了家常。

    “呵呵,还好老大,虽然没有跟你们一起吃饭时那么丰盛,不过当减肥还是不错的。”不明白席沐儒为什么要问自己这个,冷月儿也就只有见招拆招。

    “你倒是吃好睡好,我可是这三天食欲都不太好呢,你说怎么办呢?”席沐儒起身,走到冷月儿的身边,将她压在了自己和墙壁之间。

    “咕噜~额,老大其实你可以吃点健胃消食片的,据说江中牌的不错。”冷月儿此时退也没有地方退,冷汗都直接冒了出来。

    “我觉得吃你我心情会更好。”

    说完,也不顾冷月儿反对,席沐儒的的唇便印了上去。

    “你吻我?”冷月儿还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不过有一点还是清楚的,自己保留了那么多年的初吻居然没有了。

    “恩,算是这三天的补偿,好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了,不准拒绝,待遇月薪三千,包午饭。”

    席沐儒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笑意,温柔的说道。难得遇到个这么奇特的冷月儿,既然遇到了,这辈子也就别指望能逃走了-

    全文完-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