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萌妻小说网 > 左道江湖 > 90.踏破虚空
    驿路羁旅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mqsh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我家诗音在东瀛?为何要去那鬼地方?”

  幻梦之中,雷爷和浪僧打完仗,便跑来询问诗音所在。

  他两人这才是借天地枷锁除去,刚刚苏醒过来,便被沈秋以唤灵之法,拉入幻梦中,对他们死后,这外界之事,毫无了解。

  听说诗音和小铁已经完婚,两个老头自然很是高兴,但又听说诗音和小铁现在还在东瀛,他们又很是不满。

  在他们看来,那等域外之地有什么好的?

  天下各处,哪有自己家中来的舒适快乐?

  但这会事情还多,雷爷浪僧也知不该再行多问,他们便辞别众灵,要往洛阳城外英雄碑回返,他们既已复苏,那英雄碑下众灵,自然也有复苏之兆。

  必须赶去安抚一番,免得闹出事情来。

  而幻梦之外,已被打的支离破碎,成了一圈云上浮岛的蓬莱山里,还有熬过劫难的群妖作祟,这会老祖已不在,便无人再能约束它们。

  只靠张莫邪和艾大差两人,怕是有些封锁不住。

  是非寨阴兵们也飞快脱离幻梦,往四处游走,封堵围杀妖物,忘川宗群魂,也随着他们一起行动。

  方才还很热闹的幻梦里,很快就只剩下了沈秋,和一众魂灵鬼修。

  他们留在这里,自然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的。

  “这东西,你打算怎么处理?”

  搬山仙姑撑着伞,指着镇压在幻梦中心,身缠大道之力的威严巨灵,对沈秋说:

  “它此时还未有意识,但其境界已突破仙尊,怕已有几分道祖威能,以此灵物,若是放任不管,只怕不过多久,就会诞生出微弱灵智。

  这可就是大大不妙了。”

  “它很重要。”

  沈秋摩挲着下巴,对仙姑和众人说:

  “剑玉不在,其内威能,都已尽数融入这神魂巨灵中,它便是另一个活体剑玉,其所在以老祖神魂为基,勾勒梦境,衍化时间不同,又有拘魂之力。

  以它在此,勾连世间各处地脉灵气节点,便可划出笼罩四方的武境,就像是在现实世界之上,被我等亲手制作出的另一个伴生世界。

  活人无法进入,只有魂灵可入其中。”

  说到这里,他停了停,对身前众人说:

  “我曾向诸位承诺,新时代不仅仅是给凡尘众生,没有枷锁的未来,亦会有一份属于诸位,这,就是我实现承诺的方式。”

  他指着那巨灵,说:

  “这个扩展到整个凡尘之上的武境,便是我为诸位准备的‘灵界’,死亡不是终点,它只是另一段别样人生的起点。

  由它支撑起的灵界,便交给诸位,自由驰骋,自由探索,以诸位所想所见,自由塑造出更华美的界域。”

  沈秋这一席话,让众灵鬼修脸色愕然,惟独阳桃却激动的全身颤栗。

  这个追求光明世界一生的信徒,已从沈秋的话中,品味道了梦想实现的可能,这一项淡定的老头,此时急不可耐的追问到:

  “灵界四方,可能分割?”

  “可。”

  沈秋看着阳桃激动的表情,便知道这老头在想什么,他语气温和的说:

  “就如我操纵幻梦分化区域,诸位只需从巨灵中攫取一丝大道之力,便可在灵界四方随意之处,划分出不同空间。

  其内规则,大到时间流速,小到风景营造,都由各位随意设置。

  但有一点,一旦灵界分割,便不能从巨灵处继续抽取灵力维持,只能由诸位自己想办法,从现世寻得地脉节点,取用灵气。

  不过,以诸位修行至此,想来这点事情,也该难不住你们。”

  “好!”

  阳桃畅快的大笑一声,扭头看向那巨灵,又对身旁众人拱手行礼,以求助语气说:

  “老夫欲塑圣火光明世界,予我教众死后安歇,但以老夫一人之力,尚无法做的,还请诸位道友相助一番。”

  这请求很快得到了影响。

  如张楚思维灵活些的人,都已品出了沈秋此行的用意。

  在凡尘画本故事里,讲述仙人飞升,必到仙界灵界,有人接引,而那仙界之中,亦有各色势力交汇,这不就是众人现在面对的局势吗?

  先前他们驻守在蓬莱山,抵御妖患时,就已分化出了四方势力,如今灵界既成,这势力分化自然也要继承下来。

  大家生前有些矛盾,只是碍于老祖凶狠,不得不携手共行,如今老祖之祸已消弭,那些生前的矛盾,也能拿出来好好在这仙灵界里说一说了。

  再如高兴这等人。

  生前就如阳桃一样,致力于传播通巫信仰,这会也是来了兴趣,摩拳擦掌,欲在仙灵界,重建朔雪宫,也做出个仙道传承来。

  刚好阳桃请求众人帮忙,建光明世界,不如就去帮一帮,顺便积累点经验,以后轮到自己时,也不至于手忙脚乱。

  “莫要急,还有一事,尚未决断呢。”

  眼见众人闹哄哄的跃跃欲试,最稳重的圆悟和尚当下发言说到:

  “众道友只听简单,却忽略了一事,这巨灵如此厉害,身缠大道之力,让那老祖也抵挡不住,我等想要分割灵界,就必须取得一丝力量。

  但如何做?

  以它无上威能,只怕是我等刚靠近,就要如老祖一样,被同化消弭,化作灰灰了。”

  圆悟和尚的问题,又让众人沉默下来。

  确实,如何取得力量,是个大问题,但很快就有小聪明跳了出来,陆文夫的大儿子自手中幻化出一把扇子,一边摇摆,一边说:

  “众前辈可是忘了?

  沈宗主身怀秘术,这巨灵说到底,亦不过是如我等一般的魂体,而以那鬼武之术,接引魂体承载,便可借用其力量。”

  陆连山说着话,便朝着沈秋拱了拱手,说:

  “以沈宗主如此境界,乃是当世第一,这引巨灵化作鬼武魂体之事,还得沈宗主出马,若是如此做,还能让沈宗主在武道之外,亦多出一分强横力量,用作自保。

  再者说,这仙灵界,本就是从沈宗主手中宝物衍化而来,此战又是沈宗主运筹帷幄,才得此时胜利。

  于情于理,这巨灵威能,都该由沈宗主先行攫取才对。”

  这话一说,众人便齐声迎合。

  沈秋也有些迟疑,他本不打算这么做,现实中还有洞开的界门等着他呢,他将行离去,本想着将这巨灵留在此界,撑起未来。

  眼见沈秋犹豫,任豪和仇不平对视了一眼,便开口说道:

  “你接下来,是要去星海之中吗?”

  “嗯。”

  沈秋点了点头,坦然说到:

  “要去赴约,但我肯定会回来,这里,是我的家。”

  “那就是了。”

  任豪背负着双手,对沈秋说:

  “我辈武者常言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虽能猜到你要去见谁,但多做准备,亦不是坏事。”

  “仁兄说的对。”

  仇不平也开口劝到:

  “虽说那仙人定是你我无法想象的强者,就算你将巨灵之力全带着,也不是祂的对手,但多一分力量,不管面对何等事务,也总不至于手忙脚乱。

  手中有力,遇事不慌。”

  “你沈秋可是从咱们此界出去的,代表着咱们一众武者的脸面。”

  那方高兴,也沉声说道:

  “要去觐见仙人,岂可做蝼蚁之态?这份力量,本就属于你,莫要做小儿女之态,快去拿走,分下一些,留给我等就是。”

  在众人催促下,沈秋走向那大道巨灵。

  就如陆连山所说,哪怕身缠大道之力,但它本质上依然是魂体,可以用鬼武秘术抽取一部分魂体加持己身。

  就如自己大弟子陆玉娘那样,以自身与鬼灵相融,借取力量。

  不过这大道巨灵虽无神智,但其威能境界,依然远在沈秋之上,哪怕他竭尽全力的抽取,也只能抽的全部力道的三成不到。

  至此沈秋已近仙尊境的神魂,都有膨胀欲爆裂之感。

  而沈秋取了第一份,其他鬼修也以鬼武之法,陆续从巨灵抽取大道之力,他们没有躯体,只有神魂,境界又不比沈秋,抽取最多,也不过半成罢了。

  待场中众人“分赃”完毕,幻梦中的大道巨灵,依然还有四成多的威能存于原地。

  “此处封存!”

  任豪和其他道友交换眼神,沉声说道:

  “这里以后便是仙灵界的核心之处,众道友要在今日定下契约,不管是否彼此有矛盾,不管将来发展如何,都要竭尽全力,守卫此地秘辛。

  唯有这巨灵所存镇压,仙灵界才能长存发展,这是对我等存在都极端重要之事,想来不必我多说,众位也能理解。”

  “单是守备,还不够。”

  穿黑衣的张楚,眺望着那巨灵看不到五官的脸,他说:

  “方才老和尚已说了,此等灵物,若是遇到机缘,便会诞生出神智来,以它威能,若真有神智,闹将起来,整个仙灵界都要有一番混乱。

  以我所见,我等十二人,还得以鬼道秘术,加持各色仙法,打造出重重封印,将它与外界隔绝,免得再生波澜。”

  这些讨论,沈秋没有参与。

  他已离开幻梦,回到现实,在粉碎的浮岛之上,老祖那龙虎宝体,已失了其中神魂,又变回了尸体姿态。

  这会已被艾大差用心收纳起来,看他脸上欣喜的表情,大概是又为得到好材料而高兴不已。

  身材娇小的小差就在他身边,沉默无言,而沈秋和张莫邪,则站在那处界门之外。

  说是界门,其实就是个圆弧。

  有群星飘洒的光,在其中旋转不休,做出一道通往群星之外的阶梯道路。

  沈秋怀中抱着有些兴奋的大橘猫。

  它当年被仙人责罚,在此世监督灵气回返之事,相当被流放至此,其实它不是不能出手,但只有在世界濒临毁灭时,才能出面。

  而老祖闹出的这场风波,虽然波及世界大半,但距离灭世之灾的等级,显然还差得多。

  如今,此世枷锁尽去,灵气复生,一切都在欣欣向荣,相当于大橘猫的使命,已提前三十年完成,它终于可以回家了。

  “你真的不和我一起去?”

  沈秋看着远方光门,他扭头对张莫邪说:

  “之前不是说,你和仙人还有再见之约吗?这会和我踏过去,就能再见他了。”

  “本是想去的。”

  张莫邪笑了笑。

  这天下第一手里提着沈秋来时,背负的那个大箱,其中装着若传说一般的十二器,沈秋不带它们走,因为它们是此界之物。

  此去不知何时能归,留在凡尘,比跟着他去群星更有意义。

  老张回望身后天穹大海,也是长出一口气,语气淡然的说:

  “这些年里,我都会想着,和仙人再见时,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甚至连我这套衣服,都是模仿仙人长袍所制。

  这个约定,我不想错过。

  然,真到此时,心中却有些退缩迟疑。”

  老张也不掩饰自己心中那一抹懦弱,他很直白的对沈秋说:

  “当年寻仙问道,以武力纵横天下,却忽视了身边人,若我能早些发现雨涵虚弱,多花些心思在她身上,或许也不会闹得如今天人两隔。

  同样的错误,犯一次就行了。

  桐棠还在苗疆等我呢,我已做了二十多年负心人,此后一生,也要用来偿还于那苦命女子。

  沈秋,你去见了仙人,替我带句话给祂。”

  “你说。”

  沈秋用心倾听。

  张莫邪伸出手,将身上那穿了许多年的怪异黑袍取下,丢在一边,只穿着单衣,手提长剑,对沈秋说:

  “见了仙人,替我转告,我张莫邪没有辜负仙人所赐仙缘,虽有鲁钝,未能提前探知仙人真意,但其后也做弥补。

  这大半生走来,我亦无愧于仙人期待,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就对仙人说,老张我会努力修行,或许总有一日,我能堂堂正正的踏足星空,前去仙人府邸拜谒。”

  说完,张莫邪哈哈一笑,伸出手,在沈秋怀中的橘猫儿额头摸了摸。

  他对它说:

  “这次回去之后,可要乖一些,不要再惹出事情,再被责罚,下一次,你可遇不到老张这等好人了。”

  “喵~”

  大橘猫在分别之时,也罕见的露出一抹温情,它伸出舌头,舔了舔张莫邪的手指,对他摇了摇尾巴。

  好像是示意自己知道了。

  又像是在祝福。

  “如今天下枷锁已去,众灵都有复苏,老张不如去寻一寻。”

  沈秋说:

  “或许还能寻到你爱妻残魂。”

  “嗯,会去找的。”

  张莫邪点了点头,他看着沈秋,又看了看那界门,说:

  “这一趟去,还回来吗?”

  “肯定会回来的!”

  沈秋回望身后世间,他语气坚定的说:

  “我还有爱妻家人,亲朋好友在此等我,这里是我的家,我一定会回来的,老张,替我转告我家人,让他们耐心等候。

  我一定会回来,与她们相伴一生。”

  说完,沈秋深吸了一口气,抱着猫,在张莫邪和艾大差,以及一群悬于后方天际的众灵注视中,大步踏足那群星界门。

  “仙人,我来赴约了。”

  他轻声说了句。

  下一瞬,在星光摇曳翻滚中,他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就如他来时一样,去时,似也是悄无声息。

  但他是孤身而来,不带一物,凄凉狼狈,而他去时,已有亲人同伴,好友部下,已是人生圆满,笑容满面,再无缺憾。

  不管界门对面的是谁,不管那仙人是善是恶,是好是坏。

  他都要感谢祂。

  发自心底的感谢,感谢祂,给了他如此美好的,如此值得回味的,新的人生。

  沈秋和仙人之间会有何等交流,还尚无可知。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他的故事,还没结束。

  或许,这一步踏出。

  只是一个,新的开始。

  PS:

  正文篇结束,明天开始放后记,在本月末放完,爱你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